将所有的星辰斟进江海
江海皆满 垒起苍山

《不可辜负》



CP:方士谦/王杰希


作为一个科幻文学爱好者,方士谦并不怀疑倘若假以时日,宇宙中终有一只猴子会打出一部哈姆雷特*,但他也没能料想到在二十四芳龄(虚岁)就能被一个僵尸号的自动生成文句逗笑。他刚和王杰希大吵一架,看得是十分解气,食指大动,情不自禁地点击转发。



他这个小号知道的人不多,不巧这当口忘记了黄少天是其中一个,方士谦以下犯上不是什么新闻,可藏着唧唧要把他亲队长吃干抹净,这就很了不得了。QQ群引发睡前大爆炸,以一个黄少天为中心,经由叶秋、喻文州等同志的添盐着醋,火上浇油,一干群众以讹传讹,这种吃变成那种吃,辗转内销回微草群里,已经歪曲成方士谦开马甲写了个同人R18,在文中极尽溢美之词赞扬王杰希之美味。当事人转发之后感到肚饿,因下床找赞助送的盒装奶充饥而错过庭上辩护,摸回手机才发现洪水滔天。他正对着这欲加的吃蟹门手足无措,就听到另一只当事蟹叩他的房门。


门没有反锁,王杰希也不跟他见外,轻轻推开:“没睡?……藏什么藏,我看见了。“


方士谦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装蚕,王杰希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伸手把他闷在脸上的被子拉下来。“听说你想吃我?”


“对,想吃你,上锅蒸熟,拿八大件起开,配上姜醋,蘸着吃。”方士谦哼哼,“不过你人这么不好,肯定不好吃。”


“蟹八件,不是八大件。合着你拿稻香村起我呢?”王杰希把手轻轻覆在他后脑勺上,见他缩得不多便顺起头毛来。“还在生气?”


“气,目前你在我内心的傻逼榜实时排行第一。”


“哦。”


王杰希是真没什么想法,但听在方士谦耳朵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鳗鱼转体,长手一伸糊住了他的脸:“哦个屁!你周泽楷啊!长得又不帅,不准哦!”


“小声点,这个点儿有人睡了——那你喜欢长得帅的来哦你?”


他错了,恋爱中的王杰希不仅智商下降,脑回路也比平时更清奇,不该指望他讲道理。“王杰希,我以为你是来反省错误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挑衅我的忍耐底线的。”



出乎意料,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屋里太暗,方士谦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出他的轮廓,这个轮廓呈现出一种少有的犹疑姿态,让他联想起在旱季的月光下靠近水源的第六只犀牛**。


“你已经下定决心了?”王杰希终于问,“我总觉得还有空间,不过如果这是你最后的决定,我会尊重。”


“你这么说了,可别到时候又来劝我。”


“我哪劝得住你。”王杰希失笑,“真不打了,舍得吗?”


“你这不就是在劝我!”


“没劝你,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



像是在收拾自己的心情,方士谦慢慢地在床上把自己重新折叠成一个盘着腿的姿态,用其中一个棱角抵住王杰希的肩膀。


“当然舍不得,”他吐出一个叹息,“但舍不得也得舍得啊,微草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我能留下来的,也就是我最高峰的时期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提,但他看出来王杰希还是想说点什么,于是捂住他的嘴巴,“别反驳,我比你了解自己,我现在差不多能确定了,到下赛季维持现在的状态还没什么问题,以后就难说了。”


王杰希握住他覆在自己唇上的手指,慢慢拿下来,手却没有松开。半晌,方士谦听见他叹了口气:“你这是理想主义啊。”


“该有的都有了,总得给我一个追求更高层次的机会?”


王杰希没忍住嗤笑一声,反而把方士谦笑得很不好意思,自知这话说得太欠,咳嗽了一下。“好吧,其实我想的是,接班的早晚都得练起来,柏清也是个特别好的治疗——所以你刚说的话真是气着我了。”


话虽如此,他在微弱灯光下里的眼睛却只有干净的认真,甚至比平时还要柔和。“我知道你也是急了,可也不能否定人家的发展吧?反正我相信他以后也是大有可为的,我也该早点把屁股挪开,不能总把他压着。”


“没事儿的,”在静谧的夜里,他的声音正对着王杰希的方向,“破釜沉舟一点,也能让他们成长得更快不是吗?下个赛季他出道没什么大问题,我们两个一起打,分配合理,保证能跟你打个冠军回来。”



这几句说得云淡风轻,意思却有千斤重,像是为了帮着王杰希确认,他往床边摸索到王杰希的手捏了捏。王杰希回握住他,笑了一下:“我从来没怀疑过这一点。”


可能是他语气里忧心忡忡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消散,方士谦像只嗅觉灵敏的狐狸凑近了他的头发,用空着的手揪住王杰希的鼻头,用力捏了一把:“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别犹犹豫豫的,遇到新的问题就用新的办法怼过去就是了——这方法论不还是你之前用过的?”


也对,王杰希眨眨眼睛,“差点被自己绕住,我可能潜意识里有点太依赖你了。”




这情话突如其来,他的声音又近在咫尺,虽然知道不是那个意思,方士谦也感觉有点脸热。他把人的脑袋扳过来电光火石地狠狠亲了一下,被对方的嘴唇捉住,延长了这个吻。两个人胡乱亲完,方士谦故做出一副霸道总裁的架势,捏起王杰希的下巴:“知道你方爷爷的厉害就好!”


王杰希笑着拍掉他的手,“回去了,要不然明天他们得以为我真被你吃了。”


“敢情你还怕坐实绯闻?”


王杰希反问:“原来不实吗?”


柜子里的方士谦理屈词穷,只能伸手挠他肚皮。王杰希兵来将挡地把他塞回被窝,可惜方士谦是个手劲大的,外加占据地理优势,结果是把自己也给塞了进去。他只能由着方士谦抱玩具熊一样抱了自己一会儿。


视觉被黑暗剥离,其他的感官于是更加敏感,方士谦的气味和带着他体温的被单像一个深色的温暖沼泽,吞噬着王杰希的呼吸和意识,这样下去可不好,王杰希只能凭着意志力撑起眼皮,起身拍拍他,“好了,早睡。”


方士谦心满意足地闷回被窝,王杰希走到门边,又听到他问:“周末叫上大家一块儿去吃螃蟹吧?”


这季节上哪找螃蟹吃去,王杰希当他是在胡闹:“周末来我家吧,我妈做炸酱面。”



这个答案比蟹诱人多了,方士谦更加心满意足地答应下来,跟男朋友互道晚安,在被窝里舒服地打了半个滚。


等王杰希退役了,他想,姑且拉着他把《有顶天家族》***再看一遍吧。






注释:

*:法国数学家Emile Borel提出的思想实验,用来描述无限的本质:如果无数多的猴子在无数多的打字机上随机的打字,并持续无限久的时间,那么在某个时候,它们必然会打出莎士比亚的全部著作。

**:犀牛一般以2-5只的数量依水源群居,靠近水源的第六只雄性犀牛有时会受到攻击。

***:森见登美彦创作的小说改编的TV动画,描绘了人、天狗与狸猫相生相克的京都,中心思想之一是喜欢的东西就会产生想要吃掉的心情,但太过于喜欢的话往往就舍不得吃掉了。



评论(18)
热度(225)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