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的星辰斟进江海
江海皆满 垒起苍山

《孤单星球》

CP:方士谦/王杰希,迟到了一天的作业,孬意思……








我是在KH478-II号小行星的荒漠上遇到那个人的。

 

那时我正逆着风向,借助导航系统的指引,向着目的地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这颗星球的风力可以忍受——可以忍受的意思是我在母星上可以找到相同等级的风,只不过那往往发生在秋季的北太平洋西岸。好在独特的地心引力可以抵消这一点,我至少能够继续前进。

 

每一个星球各不相同,它们的荒漠在让人发疯这一点上倒是殊途同归。太空车的能源因降落时的事故亏空,等它在这个灰扑扑的地方集满新的能量,估计我已经死了好几回了。但我并不想空手而归,生命循环系统状况良好,太空服也没有什么问题,我决定凭步行向那个神秘的地方前进。

 

没有太空车来对抗很可能会突然出现的宇宙射线,我也许会死在这里。但是没关系,在我决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了。但这个过程显然比我想象得要难,就在我觉得自己可能就要开始发疯的时候,东北面的沙丘上出现了一个移动的影子。

 

我几乎是第一时间摸上了磁线枪的搭扣。然后我想起这个星球上并没有其他的生命形态存活。

 

不管怎么样,我决定还是走近看看,毕竟那道沙丘处在我的必经之路上,如果对方是个能够交流的智慧物种,我并不想因为绕路而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荒漠里。

 

他——甭管这个词儿在当时用的对不对——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在我走到他的视线范围内时发来了通讯申请。

 

是我可爱的母星的语言,我简直太欣慰了。

 

信息的内容很简单:

 

我或许知道你在找什么。别过去。

 

 

 

 

发来讯息的地球老乡看上去就是特别普通的一个人类,哦,在他调亮宇航服的面罩之前。他的眼睛好像有点不太对称,不过除此之外也没什么。而且他听上去和看上去都很靠谱——和我差不多,一个专业的科学家兼宇航员,身后的防风棚里摆放着一堆专业的仪器,只不过眼下我比他稍微惨淡一点。

 

“你好,”宇航面罩里的东方人说,行了一个太空致意礼(也就是举起左手),“你是?”


我报上我的姓名和所属星舰,“未婚,称呼我小姐就行。”


他点头,“你只有一个人?”

 

“是的,”我说,“我们的飞行器在降落时遇到了事故,我大多数同伴现在都在医疗舱里。”

 

“很遗憾听到这个。有什么我可以提供的帮助吗?”

 

“我们没有大碍,只是需要休整一段时间。飞行器也可以返回到最近的星间站点,不用担心。”

 

东方人点点头。“还没有问你的名字。”我说。

 

“王杰希。”他指了指胸口的名牌,帮我拼出那几个汉字发音,“原隶属微草第一星舰,只是我现在不在那里工作了。”

 

“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和你一样,”王杰希说,“也不太一样。”

 

“那为什么要阻止我过去?”

 

“因为你不能去。”王杰希向我示意,让我查看他的一台监测器。电子屏上显示着几条波动的曲线,从波形本身看来没有太多异常,但是如果长时间观察它们的话……

 

“我的天。”我喃喃道,“这里的宇宙辐射……”

 

“扭曲了。”王杰希点头,“不间断的错位,间歇性的消失,磁场也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的位置距离发生扭曲的边缘有二十五公里,空间内部很可能已经开始肉眼可见的变形。”

 

“范围在扩大吗?”

 

“是的。这就是我不让你继续靠近的原因。”

 

我握紧拳头,凝视着他的监测器。

 

“真想看看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叹息道。

 

“如果你身上有一个远程光谱探测器的话,那就可以。”王杰希道,“我之前的接受端被一场风暴吹进扭曲点了。”

 

我当然带着那东西,连忙翻出来交给他。王杰希把它连接到转换设备,经过一番固定和调试,那台关闭了有一阵子的仪器开始缓慢地显示出影像。

 

它们一开始不太清晰,随着设备的运转逐渐变得稳定下来。当我看清那些移动的影子,一股冰冷的恐惧霎时间冻住了我的内脏。

 

“上帝啊……”


 

那些移动的影子是人影。

 


没错,我很确定,通过他们身体的轮廓、大小,行动的方式,加上经过去除折射率的还原计算,辐射的波长也符合人体的温度。但是王杰希的生命探测器告诉我,这片荒芜的沙漠里除了我和他以及降落点的船员们,没有其他任何生命的存在。

 

那么,他们是谁,为什么会在那里,或者更关键的——他们现在在哪里?


 

我咽了一口唾沫。“你认识他们吗?”

 

王杰希注视着监视器:“有的认识,有的不。”

 

“你就是为了这个来到这里的吗?

 

他没有否认。


 

我环顾着这个基地。尽管简易,但也只是相对而言的,对一个独自生活在一颗星球上的研究员而言,这足够维持至少一两年的时间。他甚至还有一辆小型曲率飞船,可以随时前往最近的星间站点进行补给。我不清楚他在这里究竟待了多久——某种程度上,这让人更担心了。

 

“你想做什么?“我问道,“打开空间虫洞吗?”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你知道现在没有任何一艘星舰拥有这样的技术。”

 

他说得对。虫洞现在甚至还没有资格成为实验室的孱弱玩物,星舰们也尚未探索到能够支持长时间供应的适宜能源。“如果你是在这里进行研究的话,”我挣扎了一下,“我想你也许可以回到星舰上,空间联通技术的开发怎么说还得等好长一段日子呢。”

 

“我从未尝试过。这是跳出我们维度的事情。”

 

我也沉默了。说实话,尽管很想帮上点什么,但其实我在这方面也和他一样,并不是一个乐观者。超越维度的发展,时间岂能以千数计。王杰希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观看着检测器上更加清晰的图像。


在这个简陋的基地里,时间仿佛静止了一会儿,直到一个人影走进镜头。他看了一阵子,忽然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那个移动的影像,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说了几个字。

 

我大概能够猜到那是什么人。“我很遗憾。”我轻声说。

 

王杰希苦笑起来。他拍拍我的肩膀:“你可以记录这里的所有数据,如果没有其他的目的,在这之后就得抓紧回你的飞船去了。

 





数据记录需要一段时间,可大概五分钟之后,几台设备忽然发出尖锐的警报声。

 

我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王杰希已经扑到了电子屏前,手指飞快地在操作界面上滑动,“不是你的问题。”他只来得及扔给我这么一句话。


警报声持续了几秒钟左右,王杰希却始终没有停下操作。最后他迅速地将数据导入光脑,夺门而出。

 

“等等!你要去哪里?!”

 

“这里所有的设备你都可以使用,“王杰希在通讯频道里说,”如果有需要可以运回你们的飞船。光脑的传输不会有影响,所有数据都可以安全带回去。”

 

“不是这个问题!你是要进入扭曲点吗?”

 

“是的。另外,我不知道大型物体进入的影响,太空车停放在起落点东侧,尽快回去,通知你的队友离开这个星球。”

 


我明白他想做什么了,那个警报兴许是为了一个曾经出现过的数值而响起来,而他要找的人正是消失在那个点。我不清楚他等了多久才等到这个数值,但我知道现在他要再一次复制历史了。


“如果你在找相同的频率波动的话,”我奔向起落点,对着通讯器声嘶力竭地大喊,“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你肯定知道这些波动是不断变化而且没有规律的!”

 

当我看到他的飞船时,就知道这个借口简直逊毙了。他居然有一辆超光速曲率飞船——谁能想到啊,在这个小破地方——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无视时间的限制,通过绕行恒星的方式回到当时的时间点*。飞船已经开始发动,我知道我拦不住他了。

 

“你简直疯了。”一个理智到了极点的疯子。“你想过没有,你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王杰希居然回答了我。

 

“我知道。”

 

在飞船启动的干扰杂音中,他平静地说。

 


停放在不远处的飞船尾部发出亮光,我只能转头回到基地。他的太空车果然在那里,状态良好,足够我赶回去。

 

我回头望了一眼他的飞船消失的地方,咬牙启动了太空车。

 

 

 

回到降落点时,我只能用最简单的语言向队友们解释这件事情,心急火燎地发动飞船。在升到安全距离的时候,我打开飞船上的通讯设备,试图联系到王杰希的频率。

 

没有。从那片区域,到整个星球,再到整个恒星系的范围,没有那台超光速曲率飞船的踪影,也没有王杰希的通讯频率。这片曾有人停留过的领域在这一刻、在这个空间里,是一片毫无生命的荒芜。我放大那个区域的图像,在镜头中,它平静如常,不见异状。


我知道,我也许再也见不到这位王先生了。他已经永远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消失在了那片荒漠,消失在了KH478-II号小行星上,甚至永远地消失在了我们的宇宙之中。


 

飞船逐渐远离这颗恐怖的行星,我双手合十,开始祈祷。


愿他和他的爱人,能够在另一个时空中再次相见。

 

 

 

 

 

 

END

 

*出自《星际迷航4·抢救未来》

bug是肯定会有的,如果有读物理系的学生读到这里,请指出并揍我


评论(21)
热度(87)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