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的星辰斟进江海
江海皆满 垒起苍山

《晚风》

CP:方士谦/王杰希

一个巨特么能扯的深夜二百七十分

 

 
 
 
 



※ 
 
  

他的手机揣在兜里,可能是忘了锁屏,这会儿像个发光的山芋,怪烫手的。浮在表面的声音告诉他,这是因为晚风太凉,这样可以烙烙手心,潜意识却明白的很。

那是因为一条讯息。



*

王杰希今天少见地没有留在战队。尽管他们今年的赛程已经结束,但直到夏休期之前,职业队伍很少会懈怠下来。


当他简单交接事务的时候,方士谦本来没有多心,但这拦不住队内好奇的前辈们。他们忙着在QQ群里打听,一向业务全勤的队长今晚到底干什么好事儿去了。

可能是经不起磨问,王杰希最终在群里冒了泡。


王不留行:没什么要紧的事

王不留行:接一个朋友


有人接着问,汉子还是妹子?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女生。


群里简直炸开了锅。有人羡慕,有人感叹,有人举起火把,一片混乱的讨伐和祝福声里,王不留行那句“替家长去接”的解释显得无奈又无力。

方士谦咬起指甲,察觉到的时候又放下了手。当有人问起他怎么在屋子里转悠,他胡乱搪塞说坐得脖子有点疼,想下去活动活动。



谢天谢地,北京的天难得给了他面子,没人怀疑他的目的是出门吃土。这是一个多少能看得见月亮的天——多少的意思是月亮糊得跟猫片一样,不过好歹能看得见路。方士谦的手机还揣在兜里当烤地瓜,他终于下定决心掏出来锁屏。

群里的话题已经从要不要生二胎一路漂移到了哪一家的油条比较好吃,他的手心则因为握着这个暖手宝捂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这加剧了他内心一直疯狂咆哮的荒谬感。是的,那个从一吨懵逼里成型的声音说,至于吗你,在下面乱转什么,少折点寿,脖子不疼了吧,赶快回去——另一个声音又尖叫起来:屁,疼过吗,骗自己好玩吗?


方士谦只能停下脚步,晃掉这些荒谬的念头,顺便看看自己漫无目的的瞎逛把他带到了什么地方。

结论是:如果不是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那就是他的腿真挺长的。这么一会儿(也许不是一会儿)工夫,他竟然从主楼一路走到了宿舍楼——广受诟病的“我冬天起床从宿舍走到训练室豆浆都温了路”。既来之则安之,方士谦打算把散步(他狠狠地划掉后面“的幌子”三个字)进行到底,高兴地分散起了自己的注意力——不,数宿舍楼的窗户。借着路边的灯光、亮着的房间和记忆,他分辨出来右边第二扇是李济的,这一扇是那个新人,边上的是老关,哇以前都没注意到窗帘好娘;这边的是大周,这间我的,这一间是小任,这一间是王杰希……

 

他停了下来。

王杰希。



他们没有特别为队长设置房间,王杰希也就沿用了他之前的宿舍。方士谦之前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哪怕是在他们关系渐渐亲密起来之后。他只记得大概,窗帘大概是深蓝色和白色相见的;书桌不算凌乱,也不至于过分井井有条;书架上有不少书,可能还有照片什么的,也许和其他人的记混了。

 

 他发现自己想要别开目光,不要那么专注于这个房间,但是他做不到,甚至开始想象他在房间里忙碌的样子,他坐在书桌前看书,休息日在电脑前熟悉操作,收拾床铺,叠起他经常穿的T恤…… 
 
  

他站在暮春的晚风里,手里握着一个开始变温的山芋,专注地,认真地,揣着怦怦发烫的心脏,凝视着王杰希的房间。


那个声音模模糊糊地解释,什么普通的行为,掩饰才是在意。但是潜藏在深海之中,埋伏在皑皑白雪和冰面之下的颤动告诉他,这些统统都是幌子。

 

一个男人,因为另一个人疑似有了恋人的消息而心烦意乱,在深夜里到处乱撞,一路走到了对方家的楼底下,注视着那个人的房间并想象他一举一动的样子,为了什么,因为什么,答案还能是什么?

 

 

答案只有那一个。






方士谦轻轻地走上楼梯,想了想,打了个响指叫亮这一层的声控灯,惊恐地看见下一层的灯也亮了起来。

噢,不,清楚一个响指射程的方士谦摸着钥匙满头冷汗,这个点儿了,可别撞见……


“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王杰希站在楼梯口问。

 

他的声音多少有点疲惫,语气里疑惑大于责问,听上去要比平时更温和一些。衣装是整洁的,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伴手礼,神态却像打了一个败仗。方士谦忍不住想,但愿那不是因为地铁线并不存在的高峰。

他清了清嗓子。“呃,散了会儿步。”

王杰希笑了笑,走向他自己的门口:“听说你都一路转到宿舍来了。”

“……好久没走动了。”方士谦开始胡扯,“也不光散了步,还顺道去买了点儿吃的,打了会儿电话,欣赏了一下北京美丽的夜色。”

“挺有闲心的。今天晚上能看见星星?”

“是啊,分辨率挺高,大个儿,会飞,我还许了愿呢你信不信。”

这是个冷笑话,王杰希勾勾嘴角。

“你怎么不在家睡一觉,明早上再过来?”

王杰希摇了摇头:“我可赶不起早高峰。”

他的回答流露出比话题本身更多的疲惫。门已经开了,方士谦虚按着门把手。“你今天晚上干嘛去了?”他语气轻松地问。

“……爸妈朋友的女儿。”王杰希叹了口气,“父母跟着一块儿回来,我爸妈觉得他们好久没回国不熟悉,叫着我开车去了。”他提提手里的袋子:“挺热情的。”

主语决定了这次接机的性质。方士谦决定还是人道关怀一下:“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姑娘才二十。”

“你才二十三。”方士谦尖锐地指出。

王杰希无所谓地耸耸肩膀。“那人家也瞧不上我,我也不能谈。”

“为什么不能谈?老梁不也……”

王杰希笑了笑。从这个笑里方士谦知道,原因就是他猜测的那个。

“成吧。”他几不可闻地笑笑,“晚安,工作狂。”

“晚安。早点休息。”王杰希回答。他的门也开了。

方士谦推开房门,却停在门口。


“等等……”


他几乎是冲着那边的房门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晚上去宿舍楼了?”


没有应答。但方士谦知道他肯定听到了。



他关上房门,袋子往床上一扔,手指飞快地划过屏幕,没有@,没有和王杰希相关的关键字内容,没有其他任何人的名字。


他热爱的福尔摩斯先生曾经说过:排除了所有的可能,剩下的尽管难以置信,也只有那一个可能。方士谦把手机定格在队友提到他的那一栏和王杰希出现的时间之间,点着那个哥们的头像,在这个交杂着些许的怀疑、薄弱的恐惧和砰砰跳动的兴奋的时刻,犹豫而又按捺不住感激地想,如果是,如果能成,我得请他吃饭。

 


如果答案是那一个。



如果答案是他期待的那一个。










TIPS:

1、排除了所有的可能,剩下的是a.关键词提醒和b.特别关注

老王动心的早哦,要输。

2、阿方不是自恋,只是从小东野O吾的书看得多,记性好脑子快,推理能力厉害

3、深夜六十分是个好活动,感谢我群:515398033

4、分享一个没有LGBT偏见的80%潜在双性恋普适公理:在3分钟之内,一个发现喜欢的人喜欢自己的兴奋>>>>>>>喜欢一个人>>>>>>>>>>>>>>>>>>>喜欢的人是同性的害怕

5、背景是北京男人都会讲相声



评论(18)
热度(222)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