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的星辰斟进江海
江海皆满 垒起苍山

《表情管理》

CP:王杰希×方士谦




已经温习了两个小时,符号和单词彼此皱成一团,马蜂一样往脑子里钻,方士谦往后一仰,枕在王杰希的大腿上给自己揉出一个节拍破碎的眼保健操。王杰希把手里的ipad搁在一边,帮着他按着太阳穴放松神经,忽然问:“心情不好?”


“还行吧,”方士谦说,“快要考试了谁心情能好啊。"


王杰希凝视着他。


“还有别的事。”他笃定地说,“下午爸给你打了电话。家里没事吧?”


方士谦抬起手,搁在眼睛上面。过了一会才听见他闷闷的说:“还是我表弟生意的问题,现在还没解决,一家人都愁。”


愁也没办法,方士谦叹了口气,翻身朝向王杰希,深黑的瞳仁看向他的。


“我心情不好就这么明显吗?”他多少带了点郁闷地问。


王杰希几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把指尖搭在他眉心上,轻轻揉开他皱起来的浅浅川字。方士谦立刻懂了,接着无法抑制地感到挫败:他娘亲训他皱眉头的毛病这么多年,居然到了现在还是个不可控制不可感知的微表情,十八岁这样儿,到了二十八岁还是没什么变化。


他从睡衣扣子之间的缝隙里挠挠王杰希的肚子:“你觉得我这样好吗?”


王杰希停了动作,“什么?”


“什么事儿都摆在脸上。不是个好事儿吧?”


王杰希被他问得莫名其妙。可能是因为从来没纠结过这种问题,他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这有什么好不好的”,猜测方士谦应该还有下面的话才没有出口。事实如此,方士谦玩着他睡衣的一角,见他没有提问于是也接着解释:“这样好像显得挺幼稚的,小孩子才藏不住心事——他们老这么说我。”


你觉得你一点儿也不孩子气吗,王杰希想说,但他还是决定安慰一下不太好哄的男友:“这没什么吧,我也经常皱眉。”


“你不一样。你大多数时候是在想事情。”


“那你呢?因为不高兴?”


“嗯。我不高兴就是不高兴……也没想别的,”他沮丧地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手,像拂落了一只看不见的蜘蛛,“就摆脸上了。”


这次换王杰希沉默了。方士谦看着天花板发愣,过了会儿感觉不对劲,一转脸发现他居然在笑,一看见他就别过脸去,当然根本没法掩盖压抑不住的笑意。方士谦被他这反应搞得又气又笑:“你笑什么?!”


王杰希反而笑得更厉害了,甚至没忍住笑出了声,这让方士谦气得忍不住捅他的胳膊肘,他拍了一下他的手,对方又回敬一下,你来我往礼尚往来,很快上升为一场幼稚的斗殴。王杰希还是不消停,方士谦干脆上手挠他痒痒,但魔术师岂是这么容易被制服的,很快逮住空当反杀,两个人翻来覆去好几个回合,边笑边闹,最后闹得累了,王杰希喘着气把方士谦手腕按在床上——腰上又挨了一踹,“行了,别闹了啊。”


被按着的人笑匀了气,反而相当理直气壮地质问:“到底什么?”


“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情了。”王杰希说。


方士谦眨眨眼睛,“第六赛季?”


王杰希摇头。“还要早,”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说了不准打我。”


“你说。”


王杰希放开他的手——这么压着他自己也怪不舒服——躺在方士谦旁边。 

“是我出道之前那阵,”他说,“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一整个夏休期你都特别不高兴,好像是故意给我甩脸色看。”


方士谦一愣:“我什么时候给你甩脸色了?”


“林队要走的时候。”王杰希说,“看来你不记得了。”


“我记得,但我干嘛要故意给你甩脸色,我那时候都不稀罕理你——”方士谦坐起身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以为我那是在给你撂脸啊?”


王杰希也愣了。“难道不是?”


“不是。”为了确认,他努力回味了一下当时的感情,更加肯定地说,“肯定不是。我当时满脑子都是林队怎么办林队要走了,一想就消沉,并没有工夫鸟你。”


王杰希:“…………所以你当时只是纯粹的不高兴?”


方士谦想了想,点点头。


“那你看见林队的时候还是挺高兴的。”


“因为我就是挺高兴的啊,”方士谦很冤,“你看到林队你能难过得起来?”




他说的是事实。林杰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温和的表情,眼睛里总是带着笑意,这种表情是有温度的,看到的人很难不被感染。看来这么多年是自己错怪他了,方士谦的心情非常单纯,表情完全受最主要的情绪控制,至于摆脸色这种高难度事件,大概根本就不在他主管表情的程序里。


但是,一个成年人,他想,能保持那么长时间的局部持续臭脸,还能像四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也是挺厉害的。不过至少他只是臭脸,不踢瓶子也不收钱包,一般来说总是闷着头自己解决,生气生得十分低碳环保。


最后这个念头怪诞又可爱,像一卷彩色的皱纹纸,王杰希把它抹平,心想今晚确实也很怪诞。他们莫名其妙地谈论起一个没有意义的话题,想起了一些本来已经被遗忘的陈年往事,拍落它久积的尘土,发现它竟然是个干净的误会。也许是好事,好像移开了洞窟旁边的一粒小石块,一缕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但也不过如此——他们的生活早就已经非常开阔了。




方士谦碰了碰他。“想什么呢?”


王杰希回过神来,“没什么。觉得你还是……”




太肉麻了,说不出口,他换了一种说法,“少生点气,多笑笑。”


“嗯,”方士谦说,“是该这么做,不然好像还挺容易产生误解的。”


“不容易改,多亏你考的是程序员。”


在一群抠脚汉中间没人在意我的脸是不是臭,这倒确实是不幸中的万幸,方士谦耸了耸肩:“无所谓,反正这么多年也没什么人在意。只有我妈说这样容易让人误会,没法儿追心思细腻的小姑娘。”


他俯下身,对王杰希微微笑了起来:“不过现在看来也没什么要紧的。”


这个笑让他想起记忆里熟悉的一个,王杰希顺势揽住他的脖颈,亲了他一下。


“是啊,没什么要紧的。”




大概因为感情同样无法控制,那并未妨碍他们彼此相爱。







END






老王没说出口的话:




生气对身体不好,你笑起来比较好看



评论(6)
热度(214)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