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的星辰斟进江海
江海皆满 垒起苍山

没有糖,没有粮。打小生在冷冻厂。要是诶嘿人气高啦全没好下场。

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人生。我被诅咒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的,被胡乱涂在在我那本所谓的命运之书的扉页上,一个大写的饿字。那本书本身就皱得就像发臭的咸菜干。不是出自未被邀请的魔法师之手,因此也没人尝试过把它改写成一个温和无害的同位语,退一万个魔鬼的步伐讲,他们也不会违抗神的旨意,就像修女们永远不会违抗被她们承认面貌英俊的主教。饿字旁,空洞的缝隙,一个不可能迈过的深渊;然后是我。灵魂上的饥饿。像拜年时把他们夹娃娃机一样的爪子(目标是塑料柜子里个头最大的蓝色狗熊)伸进盛着糖的盘子里,搅拌来搅拌去的熊孩子,永远无法满足。

我要是建一个微博,起名叫“今天我吃饱了吗”,每天更新,我告诉你们,我可以更到新浪微博停服。

夜深忽萌少年事,萌啼妆泪空楼台,是生是死要看淡,喝了这杯咱就干,嘿!咱就干


评论(9)
热度(17)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