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的星辰斟进江海
江海皆满 垒起苍山

《论新方士谦主义革命》


阅读说明: 

如果你是方王方黑,请读到最后一句。

如果你是方王方粉,请读到最后一句。

如果你是比较听劝的你也不知道怎么归类的你自己,请走这里,然后视心情把这篇文章读到最后一句。
 
 


好,那么我们来梳理一下这次新番外里发生的事情。


方士谦辛辛苦苦跟老板干了大半年,老板丢下他的小姨子跑了!还安排一个小白脸跟小姨子相亲,把小方气得不行。他一个天蝎座,掏心掏肺全打了水漂,老板欠了十万个为什么,没有办法,只能翻白眼泄愤。脸色跳楼大甩卖,原来甩给叶秋,吴雪峰,韩文清的,现在统统给你!统统给你!王杰希你王八蛋,你不是人!你还我老队长!你还我老队长!!


很多人接受不了。

 

这个傲娇是谁哦,白长一米八三大高个,他还闹脾气,他几岁。好多方王家的特别绝望。路人也在看笑话,方王美帝登顶失败,老王注定孤独一生噜,方士谦你不懂爱,青天全部掉下来,笨蛋笨蛋大笨蛋。

 
 

确实是。以前有人提过,什么类型的私设方士谦和王杰希相性度最高。他最好是温柔的、体贴的,或者风趣的、成熟的。总之他应该是极其看重王杰希的,捧手里怕摔喽,含嘴里怕化喽,拿个玻璃罩罩供起来。耍流氓可以,是调情,放嘴炮可以,是护短。反正他得对王杰希好——废话,大眼唯一一个看起来像官配的姘头,任务就是破除他的注孤生诅咒,往高岭上吹点暖风,不然要他何用?


然而番外里的方士谦不简单,他不但完美地闪避了以上所有的理想特质,还自带cp。大林方崛起,不,你放开那个林杰,不不不,还是让他们搞基吧,让我王做个安静的直男就好,一览众山小,你们是基佬,不比受那委屈强多啦。

 
 

要探讨方c为什么引发了核武级别的反响,导致一支牛哔哄哄的美帝潜力股从珠穆朗玛峰反身方向翻腾转体三周半一跃而下,摔成六月股市的谎言,得从方王的发家史说起。

 
 
 

方士谦啊。


这个微草的治疗之神方士谦。

 

凭借寥寥数百字的非正式出场,这只没有c的家伙,在王相关cp中占据的是类同于老干妈在下饭酱里的地位。他之所以能够成功引起王粉和路人的注意,除了大眼气场注孤生令人心疼,自产自销不拆别家易接受,更重要的是比起yy延伸的感情线更贴近原作游戏相关的一点:操作技术。

 

王杰希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叶修说。他摇摇头,否定了邓复升和李亦辉,他们技术合格,但如果不在微草,也不过是联盟豪强中的平凡之辈。那是第八赛季,方士谦退役的第一年,却不是微草止步于半决赛的最后一年。

 

年轻的王杰希的打法时髦得要命,也的确要了命,只好自封法力,但封印的五圣也是五圣,哪怕不用惊人技艺,也能在联盟的巅峰占据一席之地。他是天才,即便封印也只比叶修矮几公分,不逊于周泽楷,和妖刀平起平坐,往往还略强一筹。五圣论操作都是时代的巨碑,可只有一个风格怪异的魔术师称得上是后无来者的无从复制。

天才往往孤独行走,但虫爹在微草的尾声部分告诉我们,在过去有这么一个人,他也是一个神。还是一样神的后无来者的那种,联盟唯一的双职业操作者,六神变五圣,全明星空额至今无人顶替,退役三年,还是个不褪色的传说。


这同样是一个天才。担子有两头,他是有能力分担另一边的那个,奶好了不那么酷炫了的魔术师,一起捧起来两冠。不然为什么叶修在第八赛季才说了那句话呢?

 

好的,所以我们知道了,这个人他操作异常时髦,差点共创王朝。读到这里我希望你停一停,咂摸咂摸,然后我们接着说。

 
 

终于有个角色时髦值配得上老王啦,大家都很高兴。老王对他的箭头用屁股也能想出来了,借用一句话:一个满场乱窜的DPS,碰上一个窜到哪都能奶上他的神奶,不爱是很难的。加上两冠实打实的分量,默契几乎都不需要用详写就能证明,脑补就能补出一个踏实可靠的前辈,在赛场上风骚地守护他的身影。

万事具备,无奈就无奈在虫爹没长同人脑,正篇里方c一点也没有的干活,只能从已知客观情报里发散思维。

 

比如这个神秘的男人在世界上留下的唯一的联系,一个我气急了叶修也敢打的袁柏清。大家觉得能教出这样胆识看齐韩文清的小年轻不简单,名师出高徒,他可不得跟叶修不相上下啊。

但他的名字又实在文气得很,谦谦君子国之名士,苏苏的要人命哦,于是一个以叶修为蓝本的斯文流氓盛极一时,泰嗝呈现出腹黑遍地走,雅痞多如狗的繁华局面。大家又出于怜爱一脸我超叼我注孤生的王杰希的心态,慈详的加上了流氓,温柔,爱妻狂魔这样充气汤姆苏娃娃的设定。人工智能工作家庭两用充气娃娃,体贴你的本命,照顾他的生活,满足他的需要,完美,perfect。

 

考虑到这些都是基于原作的发散式逻辑推理,这些私设在当时看上去特别地有道理,虫爹写出来也不过如此吧。也因为他操作时髦,差点王朝,外加斯文败类,爱妻狂魔,青天简直要突破天际了。副队长肯定是他啦,说不定还是他亲手发掘到小王,两个人相知相惜,互相扶持,心心相印,第七赛季退役可直接领证,虫爹写出来,青天也只高不低吧。


 

虫爹写出来了。 


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了。挺悲伤的,是个看起来有点像修罗场的故事。

 

俏雅痞,美鸿儒,熬到番外都成土,大家抱头痛哭,奔走相告,向圈子的每一个角落传去方王已死的消息。万万没想到,方士谦是个小公举,自带CP,排挤王杰希,小心眼耍得不要不要的。之前有理有据的推测全部被推翻了:私设中体贴的性格与原文顶尖的技术相互剥离,分别在两个人身上,方士谦还是那个治疗称神的方士谦,温柔的伯乐却成了第一代王不留行。伯乐的箭头对两个人都像火箭炮一样粗,这两个人看起来也只对伯乐有似海情谊。


有些人吵起来,方王完啦,方公举总攻变总受啦,方王不逆我们不逆啦,方王不萌我们不萌啦。有些人酸起来,唯的人说,这玩意儿心智比小王差一辈儿,未来几年不得带孩子烦死,这个姘头还是扔给捆绑原配吧。双担的说,官设让人失望,他并不是我们心中的方士谦,让我们在回忆中互相取暖。毒唯假装双担的人说,这个人渣,枉我把我王许配给他,欺骗了我的感情,我原来好爱这对cp,现在不得不戒了,哭唧唧。 

 

这样的言论挺多,个个真情实感,看着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治一治不服。但是做人要讲道理,骂人多不好,有理不在声高,外人只会觉得好笑,对内小人痛其体肤方才知错,君子不以鞭刑加之,自知其辱。何况焦作人本身就是一种价值观的暴力灌输,姿态让人讨厌,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永远都是用一种平和的,安静的态度,理性而客观地表达个人的情绪和想法。


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是这样的。

 
 
 
 
 
 

吵你爸爸的油爆大虾啊!




酸你奶奶的醋溜黄瓜啊!!




死你八舅姥爷的阳澄湖醉焖大闸蟹啊!!!


烦不烦人,矫不矫情,脑子让拔丝地瓜糊了吧?


你YY,你毒唯,你拉黄瓜,你——的——脸——还——这——么——大,打击目标也太大了吧?

 

私设汤姆苏就比原作高贵了?看到真人和量身定制的充气娃娃不一样,就可以用充气娃娃取代大活人了?


吃大闸蟹,你们用黄酒焖它,焖成醉蟹,吃醉蟹的时候胡说八道。这个活着的大闸蟹很没用啊,蟹多讨厌,薛宝钗都说了,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它还祸害生态平衡,你看在德国泛滥成什么样儿了。还有蟹肉它不好,它不好生吃,本来性就凉食之就要出大事了,中国人就很会吃嘛,你看这个醉蟹,算是它最合适的归宿了。

能吃是大闸蟹的原罪,生存的意义是给你好吃的,结果被形而上学了,运动被机械化了,蟹生都没意义了。大闸蟹做错了什么啊?

抱着吃果木白兰地牛排的100分期待,看到红烧狮子头当然会失望。但是先问问你自己凭什么抱100分的期望呢?在那之前他是个蛋都没有的0啊,红烧狮子头做得这么好吃,凭什么不能打100分?


还有嫌青天低的,拜托,方王有过青天吗?做梦梦见青天特别高醒来就不知道自己家连C都没有没角色权呢?虫爹没写已婚,没写人品有问题,没写什么长得像朱元璋一样的大胖子就已经很对得起你了,黄粱梦里的高官厚禄扔不下也没办法,醒了就是醒了,现实就是现实,这个世界里的方士谦只有虫爹笔下一款,不是正品,是孤品,其他赝品连赝品的存在资格都没有,好歹赝品有客观物质性呢,不要侮辱赝品。你可以选择滚出宇宙,到另一个平行时空萌你的方十谦,或者万士谦,或者方土谦。*


攻受不逆这个我不做评价了,个人怜惜30s,你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真是个狭隘的小生命。小部分人可能因为逆家C崩得没法看,能理解,有攻受就必定有一方因为性关系中的劣势位或轻或重地崩坏,何况腐向本身也有扭曲人物的问题。不过做人嘛开心就好,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一人圈,看同人就是图一个投缘,能和我对上脑的是缘分,对不上的也是正常。遗憾的就是如果定了攻受观一方的性格就会在你的一人圈模式化了,带着那点小崩坏一起。个人认为都是人格独立平等的大男人,虽然不想被上,爱他还不给他上一次了,性格不崩坏是根本,内帏里谁上谁下无所谓,本末倒置的都是充气娃娃制造厂家。


至于缅怀过去的郭妮宝贝,答应我,回家多读点不是言情的好书好吗,放过尴尬恐惧症,我们害怕。

 
 
 
 
 

设定敲定之前,任何猜想都是猫箱之外的东西,不管初衷如何都同样合理,有权存在,但他里里外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一旦在作者笔下尘埃落定,这事儿就没有任何好争的了——说真的,同人难道不是来自于原作?因为跟你的设定不一样就嫌弃这人设不好写,你也是很有趣啊。官设足够推倒所有的违章建筑,不服给蝴蝶蓝憋着。不破不立,既然该拆的都拆了,那我们就在新的基础上重新分析他。


总结一下现在已经知道的情报,大概有这么几条:

 

第二赛季出道。对队长林杰忠心耿耿,和空降的王杰希互有芥蒂。情绪外露,爱憎分明,技术过人。用一个具象点的比喻,像个大号的袁柏清。

 

先来讨论讨论争议最多的特质:公主狗子。

 

说他公主,因为在一开始,他对于王杰希担任队长这一决定,表现出了不支持,不同意,不承认的积极抵抗态度。“我不同意”说了两遍,“孩子气”、思考自己是不是被“宠坏了”都是原文,以及最后对王杰希说“你一定要做到,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语气傲得一比。说他狗子,是因为方士谦对林杰的态度在王杰希眼里简直热情到了殷勤的程度,甚至产生了这人怎么这么爱溜须拍马的嫌弃之情。

 

性格狗腿讨好在图透第二张就被洗白了,耿耿于怀的人回初中重造语文阅读理解。至于第一点,小公主是个具有调笑意味的戏称,之所以这么称呼,是因为大家从他的语气和举动中感受到了傲娇、任性,以及自我中心的倾向。和明事理的小王一比,衬得心理年龄小了不少。

 
 

但是这种解读是正确的吗?

 
 

原文中,方士谦一见到林杰,立刻起身说“队长你坐”,有问秒答。对队长敬称,在比赛结束后被技术中游的队友拖到手酸奶不过来,依然说“队长和大家都辛苦了”。“前辈们都那么好,无论谁离开方士谦都很不忍心”,对林杰让贤表示“长我们不能没有你啊,您一样可以做到”,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失落或者不满的情绪,甚至在决定做出时失态。


傲娇是什么?明明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爱你在心口难开。方士谦是嘴上和身体都很诚实,喜怒俱形于色,对于尊敬的人完全忠诚并热情。没提到林杰对他有什么恩泽,但从人格魅力和方的举动能看出来,这个年轻小伙子是知恩图报,你对我好,我就一定对你更好。

至于他对王杰希,原文写的很明白了,纯粹是因为他的到来让林杰彻底从微草离开,带着“如果不是你这一切就不会发生”的懊丧的近乎孩子气的情绪,讨厌你也不屑背后暗搓搓搞小手段,当着队长的面怒瞪你。那不是恃宠而骄,纯粹是替另一个人委屈自己而委屈,委屈有出口,就变成质虑单纯的迁怒。


这种人我们一般叫他真性情,和傲娇有时相反,跟狭隘半点无关。况且他不是不明事理,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位置,在最后也调整好了自己。但他还是要做,我想和我不能是两件事情,没半分实用主义者的世故。林杰的水平他不会说更不会嫌弃,但以他的技术水平,心里当然清楚,不同意只是因为立场关系。别忘了,就算画风和吴雪峰差很多,方士谦也依旧是个天蝎座,圈子以外的人管你去死,要碰一下我看重的就是仇敌。

限定护崽属性都快溢出纸页了,你还看不惯这做派,大概是因为最后发布会前的那几句拌嘴,做不到不放过你,还要以前辈自居,简直太傲气,没眼看他。


然而马老先生马克思这样教导我们,要着眼于事物的整体性,不能脱离整体看部分,脱离了整体,部分就不复存在。

如果是带着私设里年长前辈的印象,看他当然是个死鸭子嘴硬的傲娇。但实际上,方士谦也就比王杰希大了个一岁,对队长也敬称您,那句前辈,更像是因为几乎是同级生而作出的提醒——瞅我跟你一边儿大,比你早出道一年呢啊!连带着那句字面倨傲的“不放过你”也成了热血的口气,告诉你老队长可把队伍交给你了,你要敢做不好,我替他收拾你。

 

而是不是自我中心,已经有原文打脸,哪个小公主懂事成这样,对前辈们抱持着友善和感激的目光,不抱怨也不责怪,舍不得任何一个人的离开;而他的一切不满,焦虑,脸色和挑衅,都是出于对队长即将离开的担心,一开始带着偏见的王杰希到最后都看出来了,这孩子坐立不安的原因是为他人不是为自己。

你说林杰留下对他有什么好处呢?照那场比赛那个手酸劲儿,估计不出几年就得大孙了。只能是因为这个人特别好,他也舍不得这个人因为实力不足就要这么仓促地走掉。

至于任性就更不用说了,哪个任性的熊孩子贴心得跟个二十四孝小棉袄一样,见了主动让座输了主动安慰,就差端茶倒水下湖捞鱼,人退役了还恨不得刻木事亲,敢散了家业放生了他!


真到了这种地步的性情,哪怕是放到正章去和几十个人物相比,都像薪火一样亮。从叶修到苏沐橙再到唐柔,几次关于角色喜好的提问可以看出虫爹最欣赏的性格特质之一就是真性情。微草的角色里袁柏清出场不算多,还能位列微草五钗点名表扬,除了技术,靠的也是他真。

 

说实在的,我是个真情实感的眼苏,也是个真情实感的药粉,喜欢微草这个队伍不仅仅是因为王杰希对它的担负,也因为微草的队员,无论重要的不重要的,偏正面的偏反面的,都没辜负他的付出,这支队伍是靠着对队长的近乎爱戴的尊敬和认同凝结起来,哪怕周烨柏柳非这类偏反的角色都没有例外。捧着大眼踩着微草这种行为纯粹掩耳盗铃自欺欺人,low得可以,羞羞。


而这个真性情的方士谦,还有林杰这个中华好队长初代机,简直让整个队伍都亮堂起来了。暗色的过去被点亮,未来与往事串联了起来,微草这支队伍真是燃得够可以:牺牲是队长精神代代相传的传统,三杰各有各的感人,泛滥联盟的个人主义这里大概没有,一群美国队长和美国副队长勤勤勉勉,风气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崇尚用实力讲话,像种建立在现实主义上的理想主义。比起“我想拿个冠军”,更多的是“我想跟你们拿个冠军”。正直得不行的大治疗带出正直得不行的小治疗,在团战里把对面的神骂得狗血淋头,人情味儿在方士谦这里活泛起来,他心里头装着个微草,装着老队长的情义,比起把心里满满装个王杰希,把微草当情敌,我觉得显然前一种设定更有吸引力。一想到王杰希这么坚定地抗起这个队伍,另一个人和他一样拼,或许是彼此的影响,也或许欣赏就由此而起,就激动得控计不住自己。再往远说,我曾经猜测过袁柏清突然爆发的原因,苦于没有证据,现在这个爱微草的老方让我有了点底气。情真的人往往情长,谁知道他是不是还会常回来看看?


 

这个少年还引发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看到,少年时期的王杰希不是一味古井无波的形象——他也会犯错,带着偏见错看人,甚至也会有情绪;但也成熟到了足够让人满意的成绩,对来自“前辈”的挑衅水来土掩,不卑不亢,该顶的时候就顶上一两句。

太有意思了,这才是他有魅力的地方,接地气儿,有人味儿,成熟稳重的缝隙里头露出一点思考的轨迹。冰雕的面孔没人爱,情绪从上面滑过才有人气,无波的心灵不可爱,趣味在中央泛起才叫人心。正章的王杰希有很多这样的面,少年的他甚至会想得更多一点。 

这也是虫爹最妙的地方,他笔下的人物可能会在同人中标签化,但自身永远是丰盈的山峦,横看侧看各异,远近高低不同。成长在番外中同样被描画,像一条奔涌河流,从过去涌向未来,涓涓溪流划过生涩的岸,汇聚成洪流就接通到了现在。

这让人很期待。让人想要看一看,这两个少年如何从冷淡演化到到默契,轻狂的一面曾经对彼此展现,又是怎样认可对方的才华,逐渐磨合成赛场上的无间,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互相见证成熟时的收获,拌着小嘴走过五年,在熟稔以后的某天也许还会举一杯不是酒的饮料,笑着问他:喂,你记不记得我刚来那阵,你可是呛得不行,还总是甩人白眼。 


 

读到这里,如果你现在仍然对这个热血青年方士谦感到困扰,怀念那个可以很温柔的爱妻斯文流氓,甚至现在还抱着期望,抓着根未来的稻草希望他能长成那样儿,请你回顾一下前方的发家史,好好回忆一下,在没有番外,没有同人之前,你读到一千零七十二章的时候,是因为什么喜欢方王方?


我是个庸俗的人,全职是竞技不是耽美言情,所以更容易被实力吸引,喜欢老王是因为他打法酷炫,喜欢方士谦,不是因为他疼老王——这正篇压根没写——纯是因为他操作时髦,差点王朝。你想,特能打的治疗耶,还能无缝切换职业,帅吐联盟,差点没徒弟。慕强心理作祟,一个治疗之神和他们才华横溢的年轻队长一起带领队伍横冲直撞夺得两冠,这种天才x天才的设定简直是我这种俗人的命门。毕竟这是电竞小说,冠军戒指这个东西很俗,不是人人都有,有了也说明不了啥,但我就是认它。

同样的,我不仅俗还冷酷,觉得老王个大男人用不着人照顾。再想想,平常拌嘴打架,到战斗的时候又默契得不得了的英美俗烂模式也超——赞,日漫用吐了的”冤家➡️战友“的成长路线我也心动得要命,好比童年回忆里的太一和阿和,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后来只有我能和你肩并着肩,所以番外透出的时候我接受能力强得自己都害怕,简直喜欢的不行。从前我爱死了一对cp,现在我更爱他们了。

更何况连“你好,队长”也不会是终点——冠军说不准会不会眷顾默契无间的搭档,但它肯定和心有芥蒂的队伍没有缘分。现在的方士谦更多是为了队长的期望而接受他,而全心全意的真正认可一定还在前面。不需要辩解多少,两冠就是最好回答,双核之一有半点情绪,神仙也没有办法。未来简直闪耀的要命,我没办法不期待它。 
 

到了c基本大白天下的现在,你可以好好想想你到底在萌什么,想萌什么。如果你想王杰希有个温柔体贴能照顾他的苏神,你可以去萌林王。如果你舍不得方士谦这个名字也舍不得过去的私设,王我、我王、汤(姆苏)王更适合你,或者像贵家那位同学说的那样,“旧方王”。对于方士谦的c,你嫌你的独木桥,我萌我的阳关道,咱们吃糠的不犯吃米的可好?

微博和lof上是有遍野哀号,但何不把目光放得稍微广那么一点儿呢,几位产出质量最高的作者公开表示非常支持官设,有很厉害的别家写手在微博上发了相关段子,也有很厉害的画手正在购入王方大法。循着关注的老师随便拨拉,一大把都对这个率性的c喜欢的很。

至于在tag里刷失落的,我之前没有听说过你们的名字,以后大概也不会听到了。寻找廉价的认同和卑微的存在感,这毛病谁中二的时候没犯过,包括搁这教做人的我。奉劝各位一句话,黑历史千万别删,人生导师王尔德说得好,否认自己的过去就是阻碍自己的发展,抵赖自己的经历就是让生命口吐谎言。等到番外出来你看到全部内容,等到下一个番外冰释雪融,等到你关注的老师产出的时候,意志千万要坚定,不要和这群喜欢人渣的家伙一般见识。

 


这是一个未曾料想到的惊喜,开辟一条闪避了所有猜想方向的路,这路不是细水流长,却更加精彩辉煌。一只真性情又懂事理的小方,让人对之后的故事满怀期望。路还漫长,刚集结起英雄,未来还有了不起的战役要去闯。两个才华横溢的少年走在通向巅峰的路上,有些磕磕绊绊,互相扶持一把就继续往前,最后借彼此的力量登顶,两双手共战友一起擎起奖杯,这样的故事,只是想想就觉得特别好。

 

有什么灾难可言呢?不过就是不再是曾经臆想的扶持与被扶持的前辈与后辈,而是两个尚且青涩的少年在刚刚遇见的时候锋芒相对。方士谦的定位被拉到了和王杰希相同的位面,对于荣耀,他们是天才不假,也是那个年代的新生代。而接下来的故事事关磨合和成长,不是一个人站在山的顶端向另一个伸出手,而是跌跌撞撞一起走过泥泞的路,没有天作之和的酒香,反而散发着青春的味道,涩得像场雨过后的草地一样,跟隔壁的剑与诅咒倒有些相仿。——没有抱大腿或者踩cp的意思,纯粹说说第一感受,月光 is not 闪电,秋霜不同于火,奶与魔法和剑与诅咒当然也各不相同。剑圣在名声显赫之前就决定和已经被认可的少年共同成长,空降的魔术师和他的治疗之神小前辈的路还有很长。有人知道这一点,有人却连这么清楚的事都看不明白。


和林杰一样,我们期待。像济慈说,他们则叹息哀唤,陷入永恒的沉沦。

而你知道,这世上鲜花会盛开,壮丽不朽的事物,一定会接踵而来。

 
 
 


 

*方土谦一段引太阳花及友衾衾仔语

评论(143)
热度(1793)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