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的星辰斟进江海
江海皆满 垒起苍山

印象派的新人指南与安利

有些老师太有名气了,只能当作新人指路向,不过也有一些太太是有红的资本却没红的类型,反正在我心里是一样高啦。

 




读青山为雪是什么感觉呢?

 

你掉进通往魔法世界的冲水马桶,睁开眼看到一片光树的森林,玻璃翅膀的飞鸟衔着一串撞出笑声的樱桃,回到它们各自飘着麦田气味的巢穴里。

 

大概真的就像她的头像那样,那里是覆盖白雪的群山,看起来好像有点猫病地举起爪子冲你笑。帽檐上别着一朵雏菊的幽灵告诉你,每一座山都记载着一段传奇,摇一摇沾着露水的树枝就是启动山体里精密的机关,它们会告诉你多年前发生过的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而光影幽暗的山涧里长着一棵开花的树,花瓣落在旅人的肩上,白色的尝起来像加盐的雪,粉红色的是晚霞味道的糖。

 

这里现今万物生长,也曾经有过冰川的世纪,当太阳出来照耀冰雪,就化作了河流抚慰贫瘠的土地。经历过这一切的旅人拾起一颗生锈的子弹放进口袋哼着无人听过的调子离开,没有人知道他胸膛上的伤疤,世人只能从他的口中听到一段用戏谑口吻提起的故事节选,再追问他就点起烟斗打太极,不再多说只言片语。

 
 
 

读Queensberry是什么感觉呢?


你从旅馆的窗口探出身去,呼啸而来的风裹携着来自森林的雨灌进你的房间,隐约听得见楼下猎人们庆祝收获的喧闹声。

像翻开一本烫金封皮的厚重书籍,古老的语言在空气里搭建出海洋那边的大陆,故事里听得见酒馆里的歌手弹奏风琴,猎户随着节拍踏着他的皮靴。鬓间簪一枝明艳红花的褐发姑娘在吧台上倒一杯酒,威士忌的小麦香气混上柑橘的清新温柔。


燕麦泥老师递给你一张车票,你坐上她的列车,开进一部又一部浸透阳光的电影中。天气好极了,车厢里正在播放的音乐听起来很舒服,邻座戴眼镜的旅客读着一本名字好听的书,化着淡妆的乘务员倒给你的茶水是刚刚好的温度。列车经过田野和树林,爬上低矮的山丘,绕过一片倒映着天空的湖。然而无论窗外是森林还是海洋,都是按照地图上的路线行驶到达的结果,无论是黑夜还是白昼,列车的轨迹永远停留在同一个国度。


而作为一个方王方狂魔,读她的寸草难行又是什么感觉呢?

你躺在马路上,车辆碾过身体。但是那不痛——就像躯体里疼痛的感官预先被置换成甜美,破碎的内脏流淌出槐花蜜,马路上的雾气和月光也一并浸入肢体,幸福得撕心裂肺,一塌糊涂。

 
 
 

在葡萄柚老师的文章里,你踏上一段平常而温暖的旅途。在熟悉的城市里沿着灰色的路石漫步,骑着单车的学生从身边经过,街边从小就在的店招牌竟然只是稍稍有点褪色,好像时间在这里溜走了几年。买一张票前往另一个城市,繁华灯火里上演更多故事,循着酒酿圆子的香气走进一条街,有一瞬间像是见到家乡的影子。

 

倾斜角老师的每个故事里都有一座城市,它们有的是空中搭建的现代都市,钢制的架构闪着银色的光芒;有的是一座中世纪的古堡,绿色的藤蔓爬上城墙。更多的时候它们也是尘封的地下藏书馆中一封泛黄的信,褪色的镀银酒壶中一瓶琥珀一样的佳酿,或者游吟诗人口中一段动人的故事。在这里你看得清羊皮纸上的纹路,城堡挂毯上缠枝花的纸条,星空中的据点舱身刻着开始黯淡的编号,旅人徽章上的纹样是一条腾飞的龙。总之城市们真实而厚重,灰色的城砖下流经岁月的河流,它们有得是耐心等你去走,在你离开之后还能感召你故地重游。


如果你喜欢严肃活泼的脑洞, 你不能错过麻辣香串儿太太。在这里你可以脱掉裤子,迎着狗不理包子味儿的海风,快乐地裸奔在你以为是沙滩的东西上。一头海龟正在做仰卧起坐,旁边几只海豹热情洋溢地给它加油。

一切看起来都不太正常,连空气都是一氧化二氮。你在一座巨大的游乐园里透明的滑梯和一群小精灵一起滑翔,噗地一声掉进彩球池里,发现池底藏着许多孩子们的玩意儿——Habseligket,微不足道却很珍贵的小东西,它们代表着一些人的放下和另一些的铭记。你有点喘不过气,就好像刚刚笑得发抖的那个人也不是你。

 
 

Lyndol太太比较冷静,没有脱我的裤子,她只是捅开了我的天眼,让我看到一个比较不一样的世界。走进她的奶茶店点一杯柠檬冰沙吧,店家在杯子上别了一朵花,用你听不到的声音提醒你看看杯子里的正在变幻的图案,它们有时候是扫帚,有时候是妖精的面孔,有时候是一个倒立的吸尘器正在发出求救。


如果你是微草的粉,不怕爹不疼不爱,找到一个叫做米喵的太太,她可以带给你那个微草成原的时代。走进去就能看见你梦到过很多次的房间,他们谈论战术的声音都清晰响在耳畔,就像丢失的拼图被了不起的匠人重新制作出来,你把它摆在原本的位置,像从来没有失去过一样好看。


喜欢看电影的人大概能够明白 交代一下后事 (非言) 老师的文为什么拥有让人着魔的吸引力。真的像一部电影,节奏和音乐分明,在转折之际,就像有个人按着你的肩膀,情节从头顶直灌下来,整个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耳畔一阵轰鸣。

 
 

好的作者总是拥有这样的力量,让原作的人物延续生命的轨迹,在那之外的世界也依旧鲜活饱满,你读完才能激动得上天入地。这大概是他们每个人都有个叫初心的东西,把原作的人物拿来细细琢磨,倾注对他们的所有敬意,用自己经年累月的才华为基,才能雕刻出这样好的作品。没谁敷衍,更别提刻意出名,才有今天名气。

说到底,重要的不是tag和设定,也许奥秘就在于少生猴子多看书吧,这永远都是成为触的不变真理。

 



 
附各位作者的主推cp:


青山为雪:喻黄、韩叶

Queensberry:韩张,连载长篇《石上之歌》(建议订阅tag)

燕麦泥:喻黄

葡萄柚:喻黄

倾斜角:喻黄、周江、叶蓝

麻辣香串儿:周翔,tag我他妈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Lyndol:杂食,无CP推荐她和S太太的合站 你LS我

米喵:微草粮食,方王成分也许

非言:方王、高王


评论(8)
热度(316)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