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的星辰斟进江海
江海皆满 垒起苍山

《百鬼夜行》(中)

CP:叶修/苏沐秋

*斜杠前后攻受无差,反正没肉

上篇地址



H市的冬天并不太冷,却有一股砭骨入魄的湿寒。街边昏黄的路灯映得景物恍恍惚惚,一只野猫从垃圾桶边无声无息地穿梭进灌木丛,几声碎响后便不见了踪影。夜色已深,路上没有什么行人,偶尔飞驰而过的车辆与路面刮擦的声音远去消逝之后,重归的静谧更加寥然。

这是我们像这样大规模地守护那两个人的最后一天。

苏沐秋平静地宣布这个近乎于遣散的消息是在一个月前。在他身后的第八个年头,叶修和苏沐橙命里的劫数即将历完,余下的生命都是再无大灾大祸的风平浪静。很多人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惊讶,因为除此之外很可能还有一个原因:苏沐秋的灵力无法维持如此大规模的支出了——毕竟距他去世已经过去了八年。与苏沐秋朝夕相处的我也无法否认这个可能,现在的苏沐秋依旧强大,但在如此漫长的时光里,他也的确不再是我初次见到他时那个通体的力量要满溢而出的少年。

今天,是守护叶修的最后一站。

然而现在的这一幕并不是令人宽慰的画面。


我们看着叶修远远地向依旧站在门口的苏沐橙挥手,久久无人言语。半晌人群里响起低低的骂声,有的已经忍不住小声啜泣起来。

叶修被一手托起的嘉世驱逐。这是一直在他身边的我们早已料到却依旧难以接受的结果。

苏沐秋始终沉默不语。我明白他的感受,亲眼看到梦想最开始闪耀的地方堕落为如今的模样,以为本应成为骄傲的事物反过头来倒刺一枪,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之一从天堂直落到地狱,最终败给了灰暗龌龊的利益和人性。他没能触及的地方施与了挚友无上的伤害,这对他而言无疑是讽刺,讽刺之外更多无力与悲凉。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抬起头对我们说:“走,跟上他吧。”


我在回头的时候才意识到这幅景象的宏大。

这所城市里几乎接近半数的鬼魂都来到了这里,我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一直都在的刀疤叔,雪女,从另一个城区赶过来的贞子,几只受到过苏沐秋保护的猫妖,断腿女、菜刀头、割喉男、农药青年、车祸阿姨……很多很多曾经守护过叶修和苏沐橙的妖怪和鬼魂从H市的各个角落涌来,他们有些是荣耀的铁杆粉丝,有些根本不知道苏沐橙和叶修是谁,但所有的人来到这里的共同原因,是苏沐秋曾经给予的帮助,以及对于这两个值得守护的人的尊敬。

鬼魂和妖怪的身影在街道上延成一条很长的队伍,不太宽阔的道路上鬼影已然比肩接踵。

百鬼夜行。


苏沐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十八岁的身影并不高大,身形甚至可以说很是瘦削。这是他作为游魂的第八个年头。再过两年,他就要按照约定返回地府。

苏沐秋的鬼符结的是十年。那圈代表时间的格状浅红色印记随着年岁的流逝逐节变深,等到最后一节符印与首节相扣时便是应该结束游魂生涯的时刻。

而在一切行将结束之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已经没有勇气去揣摩苏沐秋现在的心情。


叶修在前面缓步前行,所有鬼魂都有意无意地放慢了脚步,留给苏沐秋与他同行的空间。他们并肩而行,如同相识多年的旧友在对方失意之时给予一份最宁静深长的陪伴,尽管其中一方并不能知。

然而斑鸠忽然跑上前去拽住苏沐秋的衣角,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我看到苏沐秋的脸色由惊讶渐渐转为凝重,他问:“你真的能确定?”

黑发黑衣的小鬼点点头。


队伍依然行进着。

苏沐秋告诉我们,叶修需要去一个地方。


天气很冷,叶修的脚步有点僵,走了很久其实也没有走出多远。他走到另一条街道,两旁已经没有什么亮光,只有一家网吧依然灯火辉煌。叶修丝毫没有止步的意思,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地,似乎只是为了漫步而漫步。也许他需要思考清楚一些东西,八年如一的生活一朝崩塌,换做任何一个人也许都会彷徨。

苏沐秋问斑鸠,就是这里吗?

斑鸠静静地颔首。


我们望向那家网吧和叶修在黑夜里格外渺小的身影,他依旧在前行,或许会径直掠过前方的那个暂时的栖身之所,走向连他也不知道的地方。我后来才知道斑鸠在那间网吧里看到了叶修怎样的命数,他会在这里遇到一个人,改变一个人,并且暗自在心中坚定下一个尚且模糊的念头,并获得最坚定赤诚的支持。

这里将成为最好的再启征途的地方。


苏沐秋沉默地看着近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叶修。良久,他转过身对鬼群里的那个白发少女开口:

“雪女,下一场雪吧。”


被点到名字的雪女点点头,眼圈有点发红。她向着天空抬起右手,不多时H市的上空便洋洋洒洒地飘起了雪花。

苏沐秋望着衣着单薄的叶修,声线有些发抖,却依然语气坚决地告诉她:“再大一点。”


电工鬼带着他的小分队一路小跑回来对我们比了一个OK的手势,街道上原本亮灯的几家商家现在连霓虹灯都赫然已经哑然无光。寒风中卷起如鹅毛般的雪絮,它们从空中漫天而落,落在叶修的发顶和肩头。苏沐秋用他透明的手臂揽住叶修的肩膀,仿佛这样做能够传递给他并不存在的温暖。

雪越下越大,直到叶修终于停了脚步,四下张望,看到了街道上为他亮着灯光的那家网吧。

很多年后我再次想起那个画面依然会鼻翼发酸,叶修走进网吧的那一刻,几乎布满了整个街道的鬼魂群中响起声势浩大而经久不息的掌声。这或许是叶修最后的劫数,很多鬼的任务从此告终,但我知道那掌声究竟是为了什么。

苏沐秋站在网吧门口久久凝视。他双手插着口袋,白色的衬衫在雪夜里被风微微扬起,飞雪旋舞在他的身侧,他看起来像是雪景的一部分,又仿佛根本不曾属于这个世界。


我和一些鬼魂选择了留下。

有些鬼从一开始就在,现在也没有离去。刀疤叔说直到苏沐秋回到地府的那天他才会离开,还有一些鬼魂同样决定陪苏沐秋守完这个十年。我还是想像以前那样帮他做些什么文秘一类的工作,那个记着鬼魂值班表的小本子至今仍然留在我手里,虽然我一直都知道苏沐秋本来可以亲自把这件事做得更好。

苏沐秋听到我们的决定后半晌不语,然后和我们一一拥抱。

“谢谢,”他郑重地说,然后试图用轻松的语气开个玩笑:“以后就要兵分两路,怎么办,我简直想把自己切成两半了。”

大家笑说你这个死妹控,大不了按以前的规矩还是让妹子守着沐橙呗。苏沐秋说不行不行我不放心再说叶修那个混蛋怎么能有我妹妹重要。贞子叫嚣妹子还是基友你选一个选一个选一个选错了我们就走给你看!

苏沐秋笑起来,他说开玩笑啦,一个我也不会放。


我忽然发现,那个雪夜之后,他身上的光芒似乎更加明亮。


【未完待续】


评论(10)
热度(126)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