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温柔,希望你注视他人,并不期待你做到,你做不到的,我来帮你做到

但如果你做不到,眼中只看到自己,还要反过来践踏别人的心意,指摘别人的不是,末了还给自己颁勋章,我就咬你


谦谦是这样,Niel Perry是这样,比恒星滚烫、比恒星温柔的天才大抵都这样,祝愿你也这样。你的温柔必会让你痛苦,但不这样就看不到对方,看不到对方就不是真正的温柔,只是意思一下。快乐与荣光都是短暂幻觉,只有痛苦真实而恒久,愿你痛苦,愿你枯萎,愿你粉身碎骨,愿你永不得救。然后在万千绝路上才会开辟温柔的路,是你眼睛里的路,是我眼睛里的路,是一切孤独,一切无助的来源,也是一切的救赎。不看着你就不知道,不看着你就不想知道,看着你才会明白为什么你会知道。停止了注视和好奇的人类是停止计算宇宙答案的bug,因为不再注视而开始傲慢和无礼的人类是宇宙的垃圾,所以请你,请你,请你,即便痛苦到不成人形,也不要舍弃那痛苦。痛苦是你的锚点,是我的锚点,是连接岛与岛的地平线,请你触碰这跳动的,滚烫的,行将就木的地球核心,请你看到,这颗星球是多么脆弱,多么坚强,多么美丽无比,多么丑陋不平。万千条路都是灰色的路,万千条路都是无谓的路,万千条路都是即将开满花的小径,我可以等飞鸟来播撒种子,你可以自行播撒种子,但我们全都一样无谓,没有资格碾平任何一条路。


如果你看不到,如果你不要看,如果你不仅不看,还要践踏温柔的人的温柔,我可不管你。我说过的,我是一条疯狗,我会咬你

评论
热度(35)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