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的星辰斟进江海
江海皆满 垒起苍山

[百日方王day44] 《重返人间》(上)

*类似于英剧In the flesh(复生)的世界观

*黄少天大量发生!但是是100%方王

 


 ※


路上没什么车,故而黄少天到的比预想得还早。他停车的时候往店里扫了一眼,没在窗户边的位置找到王杰希。这家茶餐厅的门口贴着一张显眼的巨幅海报,不是国家统一宣发的版本,显然是老板自己掏腰包请人做的,画面上是一只没有血色、透出紫班的手,紧紧握着一支神经活化药物的注射器,空白处印着两行标语:“死亡无法被治愈,半死症可以。”

 

手的下面压着一张诊断书,贴心地写着PDS的洋屁全称,仿佛全然不在意这三个字母在这里早就比世纪初的大流感更加人尽皆知。黄少天对着那张纸看了两秒,用力推开沉重的玻璃门。他在左手第三张桌子旁边认出一个高出座椅一截的发旋,王杰希大概在那里等了有一会儿了。

 

 

久未见面,王杰希穿了一件过分青春的T恤,彩色的印刷棕榈树图案和他一贯的气场格格不入,他却像是不怎么在意,仍然用之前的习惯平静地喝着茶(能喝吗?黄少天在心里打了个问号)。不过也好,这个动作很好地抚平了让黄少天在一瞬间觉得既熟悉又极端陌生的那种错乱感,他吹了声口哨,在王杰希面前坐下来。

 

“虽然我之前也听说过有人回来以后整个人性情大变,但没想到王杰希啊王杰希,你也是那种大彻大悟的,这身,嗯,怎么形容?还挺青春俏皮活泼可爱的,你是要换风格吗?”

 

可能之前没人跟他说过这话,王杰希先是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身上的T恤,随即笑了起来。“没得选,”他说,“我的衣服都被他扔了。”

 

他的语气太过云淡风轻,黄少天也没追问。“他也太没品……咳,不是、我给你的建议呢是你最好别穿这么短的衣服,毕竟像你这种情况……你看啊,”黄少天指了指他的手肘,“这边看得出来的,遮瑕膏。”

 

听到他的话,王杰希侧过手臂观察了一会儿,不置可否地把胳膊肘重新放回原来的位置:“没关系,一般人不会看得这么仔细。”

 

不过他说的确实有道理,所以王杰希下半身的着装是一条牛仔长裤。

 

“我回到原来的部门了。”王杰希说,“不过我想喻文州已经告诉过你了。下个星期正式复职,但不是同一个岗位,市场部门的对接还是原来的同事负责联系你。”

 

“也挺不错的了啊,你们部门应该也换了有几个领导了?难不成是你原来的下属?”

 

算是吧,王杰希笑,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毕竟脑子还能使。”

 

他难得开了个玩笑,黄少天却多少有点笑不出来。

 

 

 

奶茶已经端上来了,黄少天习惯性地咬瘪吸管,让珍珠在里面打旋儿。他们又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新药品的研发,部门交接的细节,一些王杰希错过的新闻;有谁在爆发的事故里丧生,又有哪些再一次回到他们中间。

 

“我听说有些人回来以后有点记忆功能上的障碍,有的总是闪回治疗之前的事,有的直接整体记忆都出现大块缺漏了。虽然说一般被定性成PDS的正常后遗症,但听老叶说上面针对严重一点的情况还是打算召一部分人回康复中心,你没什么事吧?”

 

“在正常范围内,康复中心和社区医院的定期检测都没出什么问题。”王杰希说,“长期记忆没有遗漏,只有出事前几天的一些事到现在还没想起来。”

 

“PDS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吗?”黄少天嘟哝,“嗯,真是个不怎么样的文字游戏。”

 

“你们怎么样?”

 

“出了事还能坐在这儿和你说话吗,只能说真的是福大命大,夹缝中求生了呗。”黄少天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不过有一次文州差点被袭击,他那个时候已经不坐公共交通了,是在加油站,路边忽然就走过来一个僵……刚感染的PDS,真是吓死我了,幸好不是狂暴化的,不然以文州掏枪的速度……”黄少天摸摸鼻子,“应该是从高速路的车祸现场逃出来的,看新闻是辆长途大巴。也是可怜人。”

 

“那种状态说僵尸也没什么问题,”王杰希说,“不用顾忌我,我还挺喜欢你那种有话直说的感觉的。”

 

黄少天连忙举起双手:“饶了我吧,这话可千万别让你家那口子听见,你在家被念我不管,他要跟我啰嗦起来真的烦得要死啊你知不知道?”

 

“你还知道别人烦?”王杰希冷他一句,沉默了一会儿,突兀地说:“他不会的。”

 

黄少天看看天花板,看看窗外,又看看桌子。实在没处可看了,他尴尬地咳嗽一声:“你们家庭矛盾还没解决啊?”

 

“嗯,”王杰希抚起额角,“他一跟我说话就憋不住气,干脆不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黄少天打量着他的神色,张了张嘴,似乎有一大段文字要从他的嘴里跳出来。

 

最后他只是拿过杯子,喝尽剩下的奶茶。“别想多,”他说,“不管你想的是什么意思,我估计他都不是那个意思。”

 

黄少天的语气难得很严肃,王杰希猜测那其中包裹着一段他不知道的对话。出于感激,他礼貌地笑了笑:“谢谢。”

 

 

 

 

黄少天在起身时瞥了杯子一眼,王杰希面前的茶仍是满的。

 

 

 

 

 

黄少天开出车来,见王杰希还站在门口,于是拉下窗子问他:“方士谦一会儿下班过来接你?”

 

“是,离得挺近的,顺路。”王杰希看了看表,“毕竟我第二份驾照的考试申请还没批下来呢。”

 

“还真是挺麻烦的,照现在的情况估计得等老长一阵子了……想开点,你现在等于拥有了一个专属司机了对不对,这么想有没有觉得生活变得更美好了一点?”

 

“我只觉得我之前认识的话痨同事废话好像比以前少了,结果是个错觉。”

 

黄少天响亮地切了一声,把方向盘打转:“没力气说话是真的没力气说了,活是以前的三倍,下了班还要练射击和搏斗,现实和游戏完全不一样啊,生存压力太大了。”

 

“泰瑟枪用得顺手了?”

 

“干倒三个你没有半点问题,”车已经倒正了,黄少天关窗前冲他招招手,“替文州谢谢你的点心和酒啦,不过看在解决你撂的这么多挑子的份儿上,这就当打个八折了!”

 

王杰希懒得理他,敷衍地摆摆手。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方士谦发来消息,告诉他马上就到了。

 

 

 

 

 

他系上安全带的时候被方士谦的手碰了一下膝盖:“腿稍微让让,我拿眼药水。”

 

“旧的这么快就用完了?”

 

“是啊,这两天觉得自己都快瞎了,”方士谦扒拉着车载抽屉,“所以说现在为什么鼓励PDS回归社会,再这样下去大家都得集体过劳死了。”

 

王杰希看了他一会儿,“你今天心情挺好?”

 

他这句话像触动了什么禁令,方士谦的动作顿了一拍。“不好,”他硬邦邦地说,“看见你就来气。”

 

他一把抓起眼药水,呲牙咧嘴地滴了一通,闭上眼睛稍微缓了一会儿,再睁开的时候就目不斜视地发动车子,像是跟什么东西赛跑一样,眼角有一小滴药水顺着脸侧滑下来也懒得抬手擦。

 

 

 

 

 

 

 ※

 

方士谦手机设定的闹铃响了起来,王杰希从沙发上起身,拿起来却没关掉,握着手机喊他:“士谦,你定的打药时间到了。”

 

“嗯,关了吧!”方士谦的声音从水流声里传出来,听动静已经开始麻利地按医学生的标准洗手,出来后调试着注射器,嘟嘟囔囔地抱怨:“怎么听着跟你要给我打药似的。好了,整整衣服,颈7露出来。”

 

王杰希解开衣领,让衬衫滑到肩膀以下,露出颈椎末端的黑色空洞。他感觉到方士谦在用酒精棉在在自己没有温度的皮肤上消毒,针头对准洞口,平稳地推进神经活化药物。战栗来袭,他闭上眼睛忍住,身体和大脑像灌进芥末,用接近疼痛的清醒再次将大脑皮层和身体最末端的细胞连接起来。

 


推进神经活化药物后需要他适应一段时间,王杰希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坐到他对面的方士谦仔细审视了他一会儿,放下手中的枪,拿起笔和记事本。“说出你的姓名,机理死亡年龄和你所在的地方。”

 

他合拢领口,动作很慢地扣上一颗扣子:“王杰希,28岁,xx街xxx号,和监护人同居的公寓。”

 

“你现在是否有不适状况?”

 

“正常范围内的目眩感,除此之外没有。”

 

“神经活化药物效果较往常是否减退?”

 

“和往常相同。”

 

“在注射时是否有闪回现象?”

 

“轻微闪回,持续大概4秒左右。”

 

“你在最近三天是否经历了严重的闪回现象?”

 

“睡眠时有片段闪回。”

 

“是否因此无法分辨未治疗阶段和现实?”

 

“否。”

 

“你对自身清醒程度的评估,1为初次注射,10为机理死亡前最好的状态,从1到10。”

 

“7。”

 

“最近是否出现记忆缺漏?”

 

“没有新的缺漏。”

 

方士谦停顿了一下。

 

“根据以往登记的记录,缺漏的死亡前一周的记忆恢复情况如何?”

 

“前五到七天根据工作日志已经恢复,最近一周没有再次遗漏的现象。剩下的仍然没有实感。”

 

方士谦在纸上飞快地记下最后几句,拿起一边的摄像机:“监护人自行查诊结束。”他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总算完了……我吃点水果就睡了,你今天晚上也早点休息。”

 

王杰希也从沙发上起身:“你明天还去社区医院坐诊?”

 

“嗯,”方士谦说,“周日就不去了。你没安排吧?”

 

王杰希失笑:“我能有什么安排。去哪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方士谦背对着他,把一颗葡萄丢进嘴里,“另外,今天晚上想一起睡就过来。”

 



他端着果盘,一手夹着kindle走回卧室,王杰希看了他的背影半晌,还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客卧。

 

 

 




TBC.






想写这个AU很久了,没想到效果意外还挺好的而且圆了我让谦哥打针的梦想,设定上基本就是复生的基础上做一些展开,可能有很多记错或者不完全的地方,如果有姑娘发现的话欢迎讨论!

百日方王和方王菜地都是好活动!隔空表白盆老师~

 


评论(12)
热度(123)

© 旧居花 | Powered by LOFTER